育兒教育 Egg Ball  

迎戰考試實踐真學習

截稿前,按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最新公告,2021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將於4月23日起陸續展開。與歷屆公開考試相比,今屆考生真實上課時間極少,作為學生應如何準備?另一方面,疫情延續一年多,常態的線上學習到底有甚麼應注意的地方?今期邀請到樂善堂王仲銘中學(以下簡稱王中)校長謝國駿分享上述兩項問題的看法,而謝校長的回應確實讓筆者反思現今教育的意義。

於回應兩項提問前,王中謝國駿校長先講解現行的教育情況,他指出家長及教師普遍較難理解理想與現實的學習距離,當中最大的距離是低估現今學生的能力。

鹿馬難分的學習生活

謝校長解釋,現今無論學生成績好壞,大多數在運用科技上的自學能力均很高。然而,現實情況是因應教師及家長的期望框架,學生大多只能遵從「線上視像課堂」學習,如此一來,教師需準備更多之餘,師生的重點往往聚焦於登入及點名等程序,實際上不少學生也會「掛機」,結果是雙方花費了全日時間,但得到的學習成果卻不多,這正是教育界很多人需面對的理想和現實差距。

真正課堂於學習而非點名

接著謝校長講解新加坡的編排方式,他指出該國政府集合了線上編排教育的專業工作者,公佈各科的教學課程指引,以早上八時至下午四時為例,線上課程只佔三分一,其他課時教學模式轉變為設計教學目標,並且需引導學生經歷學習。具體做法是學生需登入網站,接著按科下載學習內容(類似工作紙),然後跟著指引學習及完成功課及評估,從而確保完成所學內容,故此教師的主要工作是跟進學生達到的效果。謝校長笑言,這類學習編排才是讓師生真正將精力集中在Remote而不是Control。

有了初步認知後,可得知線上的教學模式,不應只是運用科技工具,教學編排需重新思考課堂要義,畢竟傳統面授與線上視像並不相同。謝校長現時亦正率領學校轉變中,他坦言此路不容易通行,畢竟香港欠缺由專業機構統籌為兼職補習導師作培訓,故此學校需按校本處理行政及教學專業提升。

用STEM概念訂定考試目標

考慮過家長及師生的意願,謝校長認為轉變需先拓闊大家的想像空間,再步入疫情所發展的新學習模式。他的實務編排是,上午仍維持傳統時間表及課堂模式,但下午會率領中一及中二學生,以迎接考試為題,但會體驗全新學習模式。具體運作是學校會訂定考試目標及框架,教師將協助學生自訂考試目標,以一科裡考三課書為例,學生可因應個人情況設計時間表,若學生只以一課書為目標,只要完成此進度就可加分。筆者看到此方法正實踐新加坡模式的香港版本,師生也無形中運用STEM的解難流程,將大問題分拆作小問題,再體驗、實踐及解決。

電子評估實踐自學管理

另一方面,他推薦教師們運用有評估記錄的科技服務,如Kahoot及Nearpod。這兩款軟件在疫情期間改進了不少,最重要是加入學習評估系統,教師能因應學生的回應,進行階段及模組分析,從而為學生的學習流程作針對性個人改善建議。簡單來說,就是從知識管理(Knowledge Management)推進至學習管理(Learning Management),難點是教師需準備掌握每個步驟細節,但王中過往四年已逐步將課程分拆模組化,因此有利進行。這種安排及變化最終能由學生自行管理學習,也可由教師管理學生。事實上,這種方法也適用於各類型的學習方式,只是今次以考試為題。

用想像空間進行疫下學習

至於真正疫下的學生,如何準備應考,只要自訂時間表,時間仍算充裕。另一方面,若是不適合傳統課程的學生,不妨拓闊「想像」,考慮當下自身真正的需求或未來職業,可選擇就讀相等的中學學歷的職專文憑(前身中專教育文憑)及證書課程等,甚至可選擇就業。謝校長憶述,曾有學生無法於中學階段完成學業,其後投身職場數年,並曾參與狂舞派的影片拍攝工作,因應香港21歲後能以成人身份報讀大學,配合他個人的工作經驗,成功投考香港城巿大學創意媒體學位課程。

最後,謝校長提醒大家,香港及全球有很多的人生路,正是Lifelong Learning。只是在香港的急促社會,不少人遺忘尚有很多方式,當人生沒有期望也就沒有動力,而「想像」的重要之處是能讓大家重覓希望。